关于宣传推广清洁发展机制建立碳汇市场促进低碳经济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3-01-15
点击量:2099

一、两个典型案例

1)辽阳石化的CDM项目。辽阳石化有两套年生产14万吨己二酸的装置,生产过程中,每年产生温室气体氧化二氮4.2万吨。氧化二氮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310倍。这相当于排放1200万吨二氧化碳的当量。20052月《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后,同年10月,我们国家颁布《清洁发展机制项目(CDM)运行管理办法》,明确了CDM项目国内运行规则。同年底,辽阳石化确定实施氧化二氮减排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在组织人员完成项目“可行性研究”、“环境评估”、“安全评估”批复、社会公示等工作环节的基础上,找到发达国家购买获得碳减排指标的机构,并签订定意向书。通过国家,参与国以及国际CDM执行机构严格审查后,20071130CDM项目在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EB)成功注册。

处理氧化二氮,在我国没有先例。辽化先后与拥有成熟氧化二氮处理技术的多家国外公司进行多轮技术交流和商务谈判,选择了德国巴斯夫公司的技术和设备。技术和设备引进后,辽化依靠自己的技术力量,消化吸收再创新,将工艺包设计的反应器进料程式,由“下进上出”方案,改为“上进下出”,效果更好。这一改进还从根本上避免了辽阳石化永远使用巴斯夫公司催化剂的被动局面。2008314日辽化CDM项目竣工,氧化二氮减排装置正式试车,一次成功。经现场抽样检测排气口气体成分,氧化亚氮等有害气体分解率达到99%。截至2009313日,7个监测周期共减排1304万吨当量二氧化碳,已顺利通过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指定的经营实体DOE六次碳指标现场核证。减排收入实际进账折合人民币约6亿元,企业净收入4亿多元。目前已经过10个监测周期,减排氧化二氮100万多吨(合33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折毛收入约15亿多元人民币)。辽阳石化一家减排,占中国所有经核准CDM项目减排量的10%以上,经济和社会效益十分显著。

因为这套机制,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净化了空气,外国人只要这个减排指标。受益的是我们国家的环境,增收的是我国企业,净化的是辽阳空气,这是花钱也要上的项目。结果却得到了丰厚的持续治理环境的资金和巨大的社会效益。所以,不少人认为这是“天上掉馅饼”。实际上,这个项目的成功,辽阳石化从领导、技术人员到工人,特别是参加谈判的专业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艰辛,走出了我国利用外资减排、碳汇交易的新路子。

2)内蒙敖汉旗碳汇造林项目。该项目是国家林业局与意大利环境资源部在《京都议定书》生效后,在中国开展的第一个林业碳汇国际合作项目。20039月联合国和意大利国土与环境资源专家与国内的专家一起到敖汉旗,进行可行性考察评估,达成合作意向。2004年我国林业局与意大利国土与资源环境部,在符合清洁发展机制的原则框架内,于11月签署《合作备忘录》,同年12月正式签署《项目合作协议》。项目任务是分布在8个地块,共营造3000公顷(4.5万亩)防风固沙林。“协议”规定自2005年至2012年,碳汇监测期8年。项目投资:意大利政府投资135.24万美元;中方配套17.5718万美元。2005年完成造林模式调查,制定《项目管理办法》《项目财务管理办法》《项目档案管理办法》《项目监测办法》等4个规范文件,并完成各种设计图纸。所栽品种为赤峰杨和蒙古岩黄芪。至2010年检查,森林成活率85%以上。项目要求到2012年,完成23.8万吨二氧化碳碳汇量。

这个项目是林业生产有偿化的体现,是集商业性、外贸性和扶贫性于一体的国际合作项目。项目引进了国外先进的营造林技术及先进的林业管理理念,提高了当地职工、农民、特别是青年、妇女群众的造林积极性。是《建立林业建设服务公司》从事林木栽培、林业管理等服务的一次体制性突破。林场职工除受益于森林林木积蓄量的增加持续出售碳汇及其他非木质林产品,获得较大效益,还改善了周边的生态环境和生产生活条件。此外,还提供了2万多个临时就业岗位。当地认为这个项目实施走出了一条“以林养林,以林富民”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有利于探索国内外碳汇贸易新途径,扩大国际交往与技术交流,增加碳汇项目的合作范围和功能。

二、几点建议

以上典型案例具有重要意义,如果宣传推广,扩展外延,对于我们实现“十二五”规划中的节能减排指标,建设低碳社会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1)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加强对低碳经济的科学宣传。要围绕“科学发展这个中心”,扣紧转变发展方式这个主题,加强宣传低碳经济。自2010年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之后,“低碳”已成为我们国家的热门话题,从各级政府、机关到学校、社区,都在讲低碳。有的地方定规划、拟方案,提出建低碳省市,有的提建“低碳社区”。但是对于什么是低碳,如何建设低碳经济,却停留在表面的浅层次上。有的甚至理解不到位,讲一些外行话、错话,把“低碳”概念弄得很混乱。许多地方和企业只注重减排,有的甚至提出低碳经济“是少用分子中含碳原子多的煤炭,多用甲烷、天然气、汽油等含碳原子少的石化燃料”。还有的提什么“零排放”的极端口号。这都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实际上低碳经济主要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通过低碳技术及产品方面的低碳创新来赢得竞争优势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提升。低碳不仅指要少排二氧化碳气体,也要减少一次能源中化石燃料燃烧和其他途径排放所有具温室效应的气体,包括甲烷、氧化亚氮、氢氟碳化物、六氟化硫等气体。也包括氨氮等废液。

低碳,不仅是减排,更主要的是提倡资源再利用,搞循环经济。二氧化碳不单是有害的温室气体,而且还是树木、庄稼进行光合作用必不可少的物质,又是许多化工生产的重要原料。二氧化碳不只生产部门要减排,全社会还要注意搞碳汇,注重对二氧化碳的收集、储藏、利用。这不但要有行政措施、法律手段,还应利用市场杠杆,实行碳汇交易。

低碳最重要的领域是使用新的清洁能源即非石化能源。为了实现低碳经济,要大力发展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清洁和替代能源。所以说,低碳经济的实际内容非常广泛、社会意义深刻,不能简单化、表面化、浅层次。应让干部群众、企业、社会都准确地了解低碳经济的科学内涵和实现途径,才能踏实推进低碳经济的进程。应充分发挥各种媒体作用,大力宣传低碳经济、清洁发展机制,碳汇交易等知识和辽阳石化总公司、内蒙敖汉旗等引入和开展清洁生产机制项目的先进典型,以促进工作。

2)用商品贸易的市场原则,推动低碳经济的形成。自联合国制定可持续发展的《里约热内卢公约》,1997年在东京签订《京都议定书》和《联合国气候变化的框架公约》,关于减排温室气体,逐渐形成了多套有效灵活机制。其中一个是“清洁发展机制”(CleanDevelopmentMectlanism)简称CDMCDM允许缔约国之间联合开展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发展中国家这些项目产生的减排数额,可以被缔约的发达国家作为履行他们所承诺的限排量或减排量。发达国家要参照市场价格现金补贴。

对发达国家而言,CDM提供了一种灵活的履约机制;而对于发展中国家,通过CDM项目可以获得部分资金援助和先进技术。项目包括七大类,即:改善终端能源利用效率;改善供应方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替代燃料;农业(甲烷和氧化亚氮减排项目);工业过程(水泥生产等减排二氧化碳项目,减排氢氟碳化物、全氧化碳或六氟化硫的项目);碳汇项目(仅适用于造林和再造林项目)。

补贴数额,根据市场需求、技术含量、温室效应当量的大小确定。这实际上是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用看不见的市场之手,进行援助的机制。这种机制现在的适用周期是20052012年。但2011年的坎昆世界气候大会讨论了限排和减排延续的问题。也讨论了原协议继续执行的问题。虽然障碍重重,但从种种迹象看,这种机制会延续。因为地球变暖的趋势在加剧,对人类的威胁在加大,对发展中国家限排、减排的压力正在进一步强化,全世界的气象学家、生态学家都忧心忡忡,也正在千方百计努力减排。

为适应CDM项目的实施,我国已经制定了管理条例。我们国家属发展中国家,虽然我们并未列入限排和减排的国家之列,但我们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和强度都已占世界首位。

我国政府和国家首脑,都已向世界做出了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提高到15%;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较2005年水平减少40%45%。“十二五”规划,我国已经把减排指标分解至地区和省份。辽宁省在“十二五”期间减排17%。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兑现承诺和实现“十二五”规划的指标,任务十分艰巨。我们不但要用行政的、法律的、技术的措施和手段,而且应该引进CDW的机制。在国内建立工业与农业、东部与西部、城市与农村间的碳汇交易,即应制定建立这种有偿交换碳汇指标的援助性交换机制。这不但是减排需要,而且也是帮助山区特别是偏远、贫困地区造林、脱贫的需要,也是解决地区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的一个办法。

3)建立碳汇交易机构,制定相应政策措施。首先确定,碳排放要有代价。增加排放要付费:增加碳汇可换钱,碳汇可创收:同时还要建立新的碳汇交易场所和规则。这就需要建立相应的机构,包括碳交易所、中介机构、相应的法律顾问等。还要有相应的政策法规。实践证明,实行CDM机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参考这一机制运行的实践,在国内制定类似的补偿发展机制是时代的需要。这其中法律的、技术的、贸易的、政策的等等问题,是复杂的系统工程。没有专职机构是发展不起来的。国内、省内已有少量的这种机构,应加大工作力度,在全省省辖市以上都要建立类似机构。应同时设立碳交易中介机构。在实行CDM项目的两个单位工作过程中看出,CDM的立项、碳汇交易的达成,中介机构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无论对于当事方了解供需行情信息、还是执行法律程序、交易过程、交易数量等等,中介机构都必不可少。辽阳石化的减排指标并不是直接转让给外国企业,而是转让给美国最大中介机高盛公司和另一家欧洲公司。经他们的手,转让给了德国所需企业。

4)培养清洁发展机制和碳汇交易的人才队伍。这方面的工作,人才是十分重要的。《京都议定书》虽然在我国已被批准几年,有效期快到届,但是知道这些规定的人不多,会利用、能立项、会具体操作的人更少。一个突出原因是缺人才。

碳交易是新生事物。CDM机制专业性更强。低碳经济是大势所趋。这方面的工作只靠传统的环保部门或者发改委、科技行政部门、财政部门不行,只靠现有的人才远远不能适应需要。过去的大学、中专没有这方面的专业。所以要注意培养人才,适应这一工作的开展。这是当务之急,又是长远发展的需要,应当提上日程,着手解决。

(建议人:辽宁省老科技工作者协会课题组,尹承恕执笔)

《科技专家建议》2011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