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沈阳经济区交通一体化发展的几点建议
发布时间:2013-01-15
点击量:1944

一、科学谋划与规划,建立多模式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进一步优化空间结构形态,支撑与引领区域产业布局调整

按照沈阳经济区新型工业化综合改革试验区的国家战略与“一核、五带、八群”的区域经济发展定位,如何谋划与规划好一个多模式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以进一步优化空间结构形态,发挥对产业布局调整的支撑与引领作用十分重要。从参加第十八届海峡两岸都市交通学术研讨会了解到的情况看,还存在一定差距,这是我国包括长三角、珠三角以及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等诸多地区经济综合体发展中面临的新问题,国外和其他地区的案例都有经验与教训。建议辽宁省和有关市组织一个高层次的规划专家小组,立足于辽宁区域经济发展、国家中心城市的建设高度,深化研究以下内容:

第一,要探讨本地区范围的内外综合交通运输(公、铁、航、水与城市交通)设施现有条件及其承担客货运输适应性,研究运输结构历年来存在的主要问题,特别是与产业布局调整、城市化进程中的适应性方面。

第二,要评估地区高速公路(包括干线公路)建设对本地区发展的历史作用以及存在的问题,包括网络完善、交通衔接、地区开发与铁路发展关系等方面。

第三,国家高速铁路、地区城际轨道以及城市地铁网络大发展新形势下,从国家战略与地区发展结合上思考与论证其布局规模和线、站分布的合理性。在客货运输分担上与公、航、水关系如何。在中心城地区(包括周边地区)轨道交通网建设与汽车交通网建设上如何体现多种交通方式之间的互补共存与资源共享(包括用地、空间、设施等),特别注意接驳换乘,避免重大失误与后遗症。

第四,多模式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构建不是分行业的客货运输量、运输周转量分析及其设施供应的叠加,这需要政治远见,更加需要从现实与目标出发的科学论证,包括突破行业壁垒、职能交叉,包括如何体现“人本、低碳、环保”的目标,规划方案应有理论研究支持。

二、在规划建设高速铁路网络过程中,加强高速铁路枢纽车站(包括城际轨、城市地铁车站)的前期规划研究

从沈阳北站、沈阳站、新沈阳站及桃仙机场站的方案资料看,还值得继续深化和优化。

第一,前瞻性地综合研究交通枢纽核心区及周边地区的人流、车流集散与换乘需求。高铁枢纽建设用地、空间设施规模及总体方案往往取决于此、互动于此。在高铁车站地区,仅凭地面交通设施供给,往往难以适应不断增长的枢纽客流增长,建议从三个层次(核心地区、车站基地影响区、外围区)界定研究区域用地控规、城市设计与交通体系规划互动的适应性;客运枢纽集散交通体系包括枢纽车站内部的人流接驳和枢纽地区车流的快速集散两部分,前部分涉及到高铁车站布局模式(高架、地面、地下),与其他交通方式的衔接关系,如通道、出入口、车站站厅、站台以及衔接交通方式等等;后部分是针对高铁枢纽周边地区机动车流快速集散而言的,涉及到高铁车站平、纵布局模式及其快速衔接交通组织,包括与外围高速公路网络衔接以及车站基地地面道路衔接(如匝道设置、停车场、蓄车场等)。借鉴国内外枢纽规划设计的经验,构建多模式复合交通体系中对人流、车流的科学规划组织与智能化管理是保证综合交通枢纽运行的关键。

第二,逐个研究枢纽车站的综合开发问题。要实现“建设一个新城,而不仅仅是一个火车站”的目标,发挥枢纽车站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催化”与“触媒”作用,要研究其触媒定位、集散效应、依托机制、政策指导和联合开发的可行性。这方面建议借鉴上海、北京、香港等都市交通枢纽建设经验,重视基于TOD(交通引导开发)与SID(基地综合开发)的规划设计理念,优化调整枢纽地区用地规控方案,以提高枢纽车站开发的综合效益;以促进枢纽地区发展中的结构重组,创造新的、充满活力的城市副中心。

三、关于进一步改善沈阳市区道路交通状况的建议

沈阳市交通条件具有较好基础,但仍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以下几点建议关注。

第一,沈阳市现状采用慢行交通(非机动车与行人)共板的道路断面形式,在机动车较多,慢行交通空间充分的条件下,其应用是较为合理的。但在实际运营中,还需要加强人行与非机动车在一个层面上的管理,包括自行车道与行人道断面设置(宽度、分割、标识指引以及绿化带)的合理调整及其优化。

第二,沈阳市区道路交通设施设置较为完善,但部分路段交叉口仍缺乏精细化的交通设计;标志、标线缺失多、欠清晰;部分城郊道路宽、车道宽仍存有本向和对向交通干扰,存在不安全隐患,且还有潜在的通行能力可以挖掘。

第三,城市道路干道断面功能与组织尚待规范化处理。如市区部分道路采取了可变车道设置,该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高峰交通拥挤,但仍可以结合车道中心线偏移、进口道渠化处理,进一步提高路段及交叉口的通行能力;现状存在车道数在8条或以上的道路,尚未设置分隔带,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部分道路车道数较多,并未得到充分利用,造成浪费,可根据现状特征对车道功能进行优化调整。

第四,建议设置公交专用道。沈阳市现状较多道路为三块板形式(两侧绿化带隔),并且慢行交通共板,从公交专用道需满足道路车道条件、公交客流流量和断面车流量3个方面看,沈阳市具有设置公交专用道的有利条件。建议主管部门结合公交车线路与客流量分析,推进公交专用道的优化设置。另外建议考虑提供空调车等提高乘车舒适性措施。

(建议人:晏克非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交通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

《科技专家建议》2010年第6

关于加强辽宁省基础测绘数据建设的建议

基础测绘工作是为国防建设、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基础地理信息的一项重要工作,具有基础性、超前性、时效性、公益性和服务性等特点。基础测绘成果是科研以及各工程建设项目需求的第一信息源,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同时,基础测绘成果还直接为政府相关部门的宏观决策提供服务,是准确把握国情、掌握省情、提高决策和管理水平的重要手段,还可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及时、适用、可靠的测绘保障,为人民生活提供各种地理空间信息服务。

目前,“数字城市”建设在全球范围已经得到快速发展。所谓“数字城市”是指综合运用地理信息系统、遥感、卫星定位、网络、多媒体及虚拟仿真等技术,对城市的基础设施、功能机制进行自动采集、动态监测管理和辅助决策服务的技术系统。谁能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最大限度地开发和利用信息资源,谁就能掌握未来发展的主动权和制高点。目前,发达国家根据各自的需要,都在大力加强空间数据基础设施的建设,全方位占领以地理信息资源为平台的各种信息市场。我国沿海城市和经济发达的省份,也根据社会发展的需求,不断加大对基础测绘经费的投入力度。总之,加强基础测绘工作,对于推动构建“数字辽宁”和辽宁省城市信息化建设,推动经济的又好又快发展和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至关重要。

一、辽宁省基础测绘工作的现状及存在问题

目前,辽宁省已完成150000比例尺地形图471幅原始数据的地名更新和数字化入库工作,以及沈阳、大连、盘锦等重点城市城区部分110001500比例尺地形图的数据更新工作,重点城市的CGPS控制网初步建立,部分城市的地理空间信息框架基本形成。辽宁省的“数字城市”地理空间信息框架建设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在重大自然灾害和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但辽宁省构建“数字城市”的地理空间信息框架建设还处于相对缓慢和落后的状态。比如:全省150000比例尺地形图471幅原始数据仅在20世纪90年代更新了地名和路网273幅,其余内容均是1980年以前的资料,地形、地貌部分已接近30年没有更新,给相关部门的规划工作带来很大不便;全省110000比例尺地形图的更新工作只有沈阳、大连和盘锦基本完成,仅占全省数据总量的21%,还有79%的数据亟待更新;另外,全省在70年代建立的等级控制网的平面控制点和水准点,因时间过长,已有约51%的点位遭破坏,给基础项目建设单位的使用带来极大的不便。总体来看,基础测绘工作的社会作用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一,全社会对基础测绘工作的认识不足。由于基础测绘工作具有基础性和超前性等特点,其前期投入无法带来明显的经济效益,往往不能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和重视。陈旧过时的测绘成果对国民经济建设的影响不能立即显现出来。辽宁省目前只有15地区的地形图在近年得以更新,其他地区均为七八十年代制作的第一代纸质地形图。由于地形图陈旧,绝大部分基础建设和国土规划项目,需要重新测图,这样就延缓了建设工期,增加了投资成本。同时,测绘管理工作还存在各自为政和重复测绘情况,信息共享机制还不尽完善。

第二,投入不足、人才缺乏,导致测绘数据更新周期过长。辽宁省基础测绘工作虽然已采用了国内外较新、较先进的技术手段,但测绘成果滞后于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局面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善。在“十五”期间省政府已经对基础测绘增加了一定的经费数额,但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地区城市相比,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例如:广东、江苏、浙江等省份在“十五”期间对“基础测绘”的投入均达到了1亿元人民币,其中江苏省在“十一五”期间对“基础测绘”计划投入约1.8亿元,而辽宁省对“基础测绘”的投入,在“十五”期间还不足发达省份的13。由于辽宁省基础测绘经费投入不足,造成地形图数据更新周期长,数据时效性较差。目前全省110000比例尺地形图仅有21%的地区得到了更新,其他地区均为七八十年代制作的第一代纸质地形图。国家测绘局和国家信息产业管理部门曾明确要求:经济发达的省份在“十一五”期间要完成110000数据的全面覆盖。而辽宁省的国土面积相对较大,地貌特征明显,地势起伏较大,再加上经费投入不足,这就给110000地形图更新工作带来很多不便。由于上述原因的存在,辽宁省到目前为止仅完成全省21%的工作量,按目前基础测绘的投入规模计算,完成辽宁省6508110000比例尺地形图更新及建库工作,需近20年时间。另外,随着辽宁省经济高速发展,城市建设突飞猛进,地形、地物以及地貌的变化较快,一些年代久远、滞后的数据已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使用需求。这些必将阻碍辽宁省信息化建设的步伐,影响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另外,辽宁省测绘技术装备也存在一些比较突出的问题,先进仪器设备相对较少,也制约着基础测绘工作的快速发展。

第三,测绘人才缺乏的矛盾日益突出。基础测绘工程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数据的更新周期相对较长,数据的采集、维护和处理的工作量非常巨大,数据的开发应用科技含量较高,就现有的测绘人才队伍来看,高素质人才较少,不能满足测绘事业发展的需求。因此,努力培养和造就一批具有世界科技前沿水平的领军型现代测绘人才,造就一支结构合理、特色明显的专业技术人才梯队是当务之急。

二、加强辽宁省基础测绘数据建设的建议

做好基础测绘工作,对于拉动辽宁省的城市信息化建设,推动全省经济的快速发展,都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第一,建议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基础测绘工作,大力加强组织领导,统一规划、协调。省委、省政府应该加大体制机制创新力度,整合全省资源和力量。努力减少重复测绘和资源浪费,深化体制改革,尽快使辽宁省建成测绘强省。同时加大宣传工作的力度,使基础测绘工作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不断提高基础测绘工作的社会影响力,使基础测绘工作在国民经济建设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第二,要加大对基础测绘的投入力度,加快数据信息采集的现代化建设步伐,提高测绘服务保障能力。要努力缩小辽宁省与沿海发达省份之间的差距,掌握信息社会发展的主动权和占据制高点。政府要从根本上加大对基础测绘的投入力度,并实行专项管理,切实落实基础测绘项目,加大工作平台建设力度和建立共享机制,加快数据信息采集的现代化建设步伐,快速提高测绘保障服务能力,以满足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需要。

第三,要大力加强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积极开展测绘科技创新。要想进一步提高基础地理信息对社会经济发展保障程度,就必须根据辽宁省测绘事业发展的实际,建设结构合理、功能完善的现代化基础测绘队伍。要从人员素质、高新技术和测绘仪器设备的引进等方面进一步加大力度,以适应现代信息社会发展的要求。同时还要不断加强基础测绘成果资料的深加工,开拓基础测绘应用和服务的新领域,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应用软件和测绘产品,为尽快建立“数字城市”并形成新兴的地理信息产业积极创造条件。

(建议人:谭吉学辽宁省测绘学会理事,辽宁省基础地理信息中心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科技专家建议》2010年第7期。